head bobbers & hand jobbers

性愛工具 愛之谷官方商城 23瀏覽 0評論 收藏
head bobbers & hand jobbers


“來, 嫂子幫你。


  ”說著,嫂子的手竟伸了過來。


  “嘶” 陳正倒吸一口涼氣, 感覺到一股麻意從脊背直沖腦門。


  “噓……”“噓……”就在這時,嫂子竟然吹起了口哨。


  “轟”的一下,陳正大腦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鄉下,哄小孩尿尿都是這樣,一邊輕吹口哨,一邊用手撥弄。


  嫂子的動作讓陳正腦皮發麻。


  為什么陳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還不避諱,給他尿尿呢?因為,他是一個 傻子!在八歲那年,一場車禍,導致他腦神經受壓迫,于是,他就傻了。


   這一傻,就是十幾年。


  結果,半個月前,陳正的腦袋莫名其妙的靈光了!但他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嫂子!因為他嘗到了甜頭,被嫂子撥弄著小便多刺激啊!沒辦法,嫂子實在太迷人了,雖然陳正心底有一種犯罪感,但還是沒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剛生了娃,大哥 陳明迫于經濟壓力,出國務工,家里就陳正與嫂子兩人。


  因為大哥是養子,他們之間沒血緣關系,這讓恢復后的陳正膽子越來越大。


  嫂子給陳正把尿后,堂屋嬰兒床里的 寶寶開始哭鬧起來。


  嫂子趕緊過去。


  可她最近胸口漲漲的,寶寶吸不了多少,就會哭鬧,這可把嫂子急死了!“來,寶寶乖,吃……”嫂子解開衣服扣子,塞在了嬰兒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擠的紅通通的,不見效果。


  卻不知,陳正已經偷偷來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著。


  “好帶勁啊!”陳正盯著嫂子,眼神放著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寶寶還是沒喝多少,她得將寶寶放下,兩手拼命的擠起來。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臉蒼白。


  好一陣,忽然又一股急流沖出的感覺,一陣陣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來了,于是趕緊起身站起來,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陳正。


  “啊!”一聲尖叫。


  與此同時,那像淋雨一般,灑在了陳正的臉上和衣服領口,一圈圈的。


  陳正驚訝不已,只感覺渾身都是香氣四溢,那股香味撲到鼻子里,渾身難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她趕緊將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轉過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 老公外,在別的 男人面前露,更無恥的是,這個人還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悵。


  陳正也有點尷尬,想著如何收場,可目光不由自主沿著嫂子細長的柳腰,望向了圓潤的把褲子繃的緊緊的臀部“渴,好渴,想喝點什么……”恍惚間,陳正伸出手指,沾了臉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幾口。


  這味兒真是又騷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剛開始很羞澀,可想著, 阿正怎么說也只是一個傻子,犯不著跟他計較吧!可剛要繼續,嫂子突然有 點頭暈目眩,如針扎一樣,疼的她有點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從這劇烈的痛楚中解脫出來。


  “阿正,你還在嗎?”“嗯?”陳正應了一聲,發現嫂子 林子惠踉踉蹌蹌朝他走來。


  “嫂子,你!你你……”陳正只感覺喉嚨發干,說話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紅著臉,道:‘阿正,我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嗎?’陳正現在可不傻,盯著胖圓看,蚊子叮了哪有這么大的啊!真把我當成了傻子呢。


  想到這,心跳加速的厲害,本以為嫂子會過來訓斥一邊,可沒想到竟然要自己幫忙止疼啊?“是要撓撓嗎?”陳正裝作一臉懵懂的樣子。


  林子惠糾結不已,臉蛋緋紅,但實在疼得難受,只能咬著貝齒點了點頭。


  然后當著陳正的面,將衣服掀開,掏出圓鼓鼓,沉甸甸的。


  陳正見狀有點蒙,剛才她給自己把尿,現在又讓自己撓她那個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顫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處,輕輕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皺著眉頭,忍不住發出一聲低鳴。


  這么輕輕的撓,對緩解漲疼一點效果都沒,反而多了幾絲瘙癢之感,讓林子惠欲罷不能。


  “阿正,你給嫂子再加大點力氣,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


  ”說完,她竟然抓起陳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圓出力,大力的按起。


  陳正的魂兒簡直都要爽飛了,之前他腦子恢復,也只是窺探,不敢親手觸摸。


  畢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義上的嫂子啊!現在是林子惠主動要求,不是自己的過錯!陳正紅著眼眶,兩手一起抓,都變形了,從外面一直往里推了過去,手感麻酥酥的。


  林子惠不禁吃驚的看了陳正一眼,本來疼的難以忍受,死馬當活馬醫,讓他試試,可沒想到效果還不錯,巨疼得到了些許緩解。


  而且,這么一雙手,肆意的把弄,強烈的舒爽感壓過了內心的羞恥,心跳如麻,浮想綿綿。


  自從她嫁給了她老公陳明,每次羞羞的時候都是速戰速決,從未體驗過 女人真正的樂趣,等她懷孕后,陳明又擔心動了胎氣,孕期一次都沒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國外務工,可想而知內心有多么空虛、寂寞啊。


  而現在被他傻子弟弟陳正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徹底點燃了。


  陳正多按了幾下,林子惠隨之痛叫了幾聲,額頭冒出冷汗。


  “怎么了?”陳正裝著傻乎乎的樣子,松開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嫂子會更疼……”林子惠顫抖道。


  陳正猛地吞了口口水。


  “可 是我有點餓了。


  ”現在這一大團,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這要是吃上一口,豈不是爽上天了?陳正裝傻還裝的真像,估計也是看準了林子惠的心思。


  “餓了?”林子惠突然腦瓜開竅,以前她看過一點醫學知識,這種情況,用嘴巴猛吸也能治。


  思慮完后,望了望陳正,羞愧不已,可轉念一想,他是個傻子,懂什么呢?讓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林子惠壓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阿正,你要是餓了的話,就喝吧,寶寶能喝,你也可以!”這話一聽,陳正的腦瓜瞬間炸開了,啥都不管了,跟個瘋子一樣,直接撲在了林子惠的懷里,咬住(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然后大口起來!咕嚕!一陣陣濃香沿著喉嚨,灌入到自己嘴巴里。


  “咿咿”林子惠忍不住興奮,美眸睜的大大,閃爍著復雜的光芒。


  他安慰自己,阿正是個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這么做都只是為了寶寶……可突然,一陣詭異的柔軟感在胸前纏繞起來,酥麻的更強烈了,竟讓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腦袋,緊緊地摁在懷里。


  細細一看!這讓她頓時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開。


  迷糊中睜開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見阿正的褲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褲子給炸開了。


  “阿正……”頓時,林子惠腦袋一片空白,腦子里只剩下一種無恥的念頭。


  “咋了?”陳正突然抬頭,瞄了一眼嫂子臉上的表情,判定她現在肯定是對我著了魔。


  “阿正,求你再往下一點。


  ”林子惠的語氣幾絲柔弱,帶了點嬌羞。


  陳正聞言,眼光一涼,知道她已經情難自已,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備,還裝著傻傻的樣子,問:‘嫂子,不是這里被蚊子咬了啊?’林子惠羞愧的面紅耳赤,渾身麻軟,有點無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點幫幫嫂子啊……”“哪里?”“往下一點嘛。


  ”林子惠目送秋波,看著懷里的男人,雙腿不禁夾了夾,減輕那種瘙癢感。


  陳正顫抖的手,將嫂子的衣扣,一顆顆的解開,完美之處瞬間綻放!“是這里嗎?”陳正指著林子惠的小腹處。


  “嗯。


  ”林子惠微微點頭。


  陳正就伸出了舌頭,沿著腹部的白皙,緩緩往下。


  “繼續,繼續……”林子惠扭擺著小蠻腰,渾身熱的發燙,不由得將肚皮往陳正臉上擠壓,腿腳往他胳膊上磨蹭。


  陳正早已邪火怒燒,一路往下,在小腹處打了三個圈圈,吧唧吧唧的。


  這種感覺,都要把林子惠給急瘋了,她以前那里享受過這等舒暢啊?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輕易的就跟他結婚?現在后悔了,可是還有補救的機會嗎?不知不覺間,她竟然將長裙褪下。


  迎面而來的熱氣,讓陳正腦袋一片空白,立馬低頭,一陣狂吸。


  可正在這時。


  哇哇!旁邊傳來寶寶的哭鬧聲。


  林子惠這才猛然驚醒,想著身下的可是阿正,不是自己的老公啊!阿正再傻,他也是個男人,可不能突破這個底線啊,不然不光對不起自己老公,也無法做人了喲!“行了,到此為止吧,謝謝阿正。


  ”林子惠匆忙提上褲子,抱著寶寶,狼狽的從屋內走出。


  此時的陳正一臉懵逼,欲哭無淚,剛提上的興致,這就結束了?身下早已火熱,漲得難受,卻中途被暫停了,這種滋味虧了真是折磨啊!陳正長嘆一口氣,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了一陣,可腦海里依舊浮現著嫂子林子惠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膚。


  一想到這,異常難受,壓抑,甚至有點微微泛疼。


  他想去沖洗個冷水澡,給自己降降溫。


  剛到院子里,突然聽見一陣迷人的嗓音,從偏房傳出。


  仔細一看,竟發現偏房里,嫂子閉著眼,打了一盆熱水,俏臉紅潤,用毛巾磨蹭著身子。


  她享受著這種自我安慰的愉悅,雖然知道這很羞恥,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 不行,常年空虛寂寞,突然被阿正點燃,宛若打開了心靈的窗戶,瞬間淪陷。


  她閉著眼,開始幻想阿正。


  陳正本來就難受的要死,看到這一幕,更是激動,腦子嗡嗡叫!現在寶寶睡著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無人能打擾我們之間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瘋狂的注意。


  當然,他還是在裝傻,躡手躡腳的進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動靜,回頭,慌張的提起褲子。


  但看見阿正褲衩的動靜時,暖流肆意,那里癢得不行。


  “嫂嫂子,熱,熱,洗澡澡……”阿正裝的傻里傻氣,對林子惠呆滯的說道。


  “好,好啊……”林子惠顫抖道,眼神一直勾著阿正的褲衩看。


  這幾年,阿正因為是個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顧,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樣說服自己。


  再說,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樣,很好哄,他一定能給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戶戶都睡炕上了,就算鬧出再大動靜,也不會被察覺。


  想到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話,得把衣服脫光才可以。


  ”“哦。


  ”陳正點了點頭,但裝的很笨拙的樣子,手忙腳亂,難脫。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幫阿正脫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結實,孔武有力的肌肉凸顯出來,在暗黃燈光下散發著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見狀,開始有點癡迷起來,突然有點埋怨為什么自己老公沒遺傳到這么好的身材呢?隨后,竟當著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塊腹肌的小腹,覆蓋上去。


  陳正感覺舒服極了。


   老劉還沒來得及清理身上的粘液,就看到一個人影快速走了過來,一邊說還一邊搖晃著手機:“萌萌,怕什么?劉 教練那個老 東西能力已經開始退化了,根本就滿足不了你的需求,其實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幫幫你,畢竟我們都是年輕人,精力旺盛,絕對可以讓你瞬間噴出尿液的。


  ”等到來人走到車前,老劉這才看清楚了對方的模樣,而且還知道對方是什么人。


  這家伙不是別人,正是這座駕校最有名氣的一個富二代。


  這小子名叫 馬東,現在大半夜的,本以為沒有人會過來,沒想到他竟然跟到了這里。


  老劉想著正準備出去教訓一頓馬東,可是剛剛抬出去的腳又收了回去。


  馬東雖然是個小年輕,可卻不是一般好惹的主兒。


  他是駕校老板的小舅子。


  而且家境顯赫,在附近有不少小弟,平常說是來這里練車,起身是為了勾搭一些小女孩。


  更加重要的是,這家伙根本就不是一個好東西,喜歡給各個教練找事兒,而且一個月換三個教練是常有的事兒。


  馬東老早就已經注意到了 韓萌萌,可是韓萌萌不怎么搭理他,讓他非常不爽。


  更是看到韓萌萌和老劉有說有笑,讓馬東恨不得弄死老劉。


  馬東對韓萌萌非常喜歡,但韓萌萌練車時一直都是一臉的高冷,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卻對老劉這個糟老頭子愛慕有加,甚至還動手動腳的,這讓馬東更是不舒服。


  今天來這里完全是一個巧合,馬東勾引到了一個小姑娘,而且和韓萌萌是一個學校一個專業的。


  本來他想要和小姑娘約會,但是去學校的時候正好看到老劉開車來接韓萌萌,而且那時候的韓萌萌竟然穿著連衣裙,讓馬東非常的興奮。


  可是看到韓萌萌和老劉上車離開,馬東就非常不爽了。


  他媽的,這個騷貨,科二沒考完大半夜就穿的這么奔放,難道是想要和教練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肉體交易?他媽的,你讓教練干,還不如讓我這個年輕力壯而且有錢 的人狠狠干上你一頓呢!一想到這里,馬東就控制不住的跟了過來,他想要好好看看,韓萌萌是主動勾搭的老劉,還是老劉勾搭的韓萌萌。


  反正不管是誰勾引誰,只要有了證據,他就威脅韓萌萌,將她扔在床上狠狠的干上一番。


  馬東剛開始來的時候,只是看到二人抱在一起練車,這心里面就跟打翻了醋壇子一樣不舒服。


  本以為二人是干柴烈火已經干到一塊兒了,可是沒想到老劉卻突然下車朝廁所跑去,然后跟著就看到了韓萌萌在車里面將裙子撩了起來,而且還用 檔把摩擦自己粉嫩花蕊的香艷畫面。


  是個正常男人看到這一幕都會把持不住,馬東也是一樣,直接就瞠目結舌,褲襠腫脹的立在了原地。


  他很想沖進車里面將韓萌萌扒的一絲不掛,然后將自己比檔把還要厲害的硬梆插入她的 身體,讓她好好爽爽。


  一想到這個地方,馬東就(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摸出手機,想先拍幾張韓萌萌放蕩的照片,然后用照片來要挾韓萌萌陪自己睡覺。


  可誰知道這手機竟然忘記關閃光燈,直接就被人給發現了。


  看著眼前嬉皮笑臉的馬東,韓萌萌知道剛才自己做羞人事情的畫面已經被馬東拍攝了下來,當下臉蛋羞紅,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鉆進去。


  在韓萌萌冷聲的時候,馬東將車門打開,坐在副駕駛一臉淫蕩笑道:“萌萌,這檔把多沒勁兒,要不要我幫你舒服舒服?”看著馬東坐在身邊,韓萌萌緊張無比。


  馬東的欲望大門早就已經打開,此刻更是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興奮,急忙伸手抓住了韓萌萌的顫抖小手,瞥了眼檔把上殘存的粘液,笑道:“萌萌,檔把又冷又硬的,怎么能比得上哥哥這根有血有肉又溫暖的東西呢?你很寂寞吧?要不我現在就在車里面填充你的寂寞吧?”韓萌萌警惕無比的朝后縮了一下,慌忙喊道:“我不寂寞也不難受,你不要碰我,把你的手拿開!”馬東已經抓住了韓萌萌的手,就沒有想要松開,淫蕩笑道:“萌萌,這大半夜的,我見你一個人在這里自己解決生理需求,所以就想滿足滿足你啊。


  ”韓萌萌一聽,急忙把手縮了回去:“你趕緊離開,不然我就要大聲喊人了!”馬東聞言陰森森笑了起來,瞇著眼睛問道:“你想要喊人?現在黑燈瞎火的有誰?難道是讓老劉那個老不死的把你從我手中救走?”說完,也不等韓萌萌回過神來,馬東伸手探了過去,作勢就準備把韓萌萌的衣服扯下去。


  韓萌萌被嚇得差點喊叫出來,她今天出門著急,并沒有穿內褲。


  如果真的被馬東直接脫了衣服,那根本就沒有離開的可能性。


  “你住手,不要這樣……”眼瞅著自己的衣服就要被撕扯下來,韓萌萌臉色瞬間蒼白起來,兩片因為驚嚇而蒼白的嘴唇開始顫抖起來。


  馬東猥瑣的看了眼韓萌萌的裙子下面,吃驚的發現這騷娘兒們竟然沒有穿內褲,頓時褲襠堅硬無比,口中卻罵了起來:“他媽的,還以為你是個清純的大學生,沒想到竟然是個搔貨,大半夜跟一個老不死的在這里黑燈瞎火瞎鬼混,還他媽沒有穿內褲,便宜了那個老不死的,倒不如便宜了老子,今天看老子不插死你!”老劉車車外面看得一清二楚,一口一個老不死的喊得他非常生氣。


  馬東根本就不知道韓萌萌還是個處子,而老劉早就看出來韓萌萌未經人事,這種緊致的小處女必須要自己開苞,不能便宜了這個混蛋小子。


  想著,老劉詭異笑了一聲,陰著臉悄悄摸摸的走了過去。


  二十年前的老劉能將混混打的過上晚年生活,手段也非常的毒辣。


  而且在吃了二十年的牢飯,在里面能堅持過來,完全就是靠著自己的拳頭撐過來的,加上他在里面也學到了不少東西,手段更是無比的殘忍。


  馬東只想著干了韓萌萌,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危險正朝他襲來。


  就在他抓住韓萌萌胳膊,另外一只手準備摸到裙子下使勁兒扣動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后腦勺一陣刺疼,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兒,一個悶哼就趴在座椅上。


  韓萌萌見老劉站在車窗外面,這才反應過來,是老劉在關鍵的時刻挺身而出,將馬東給打暈過去了。


  見危險已經解除,韓萌萌直接就哭了出來:“劉教練,你可算是來了,你要是稍微來遲一點,我就被這個家伙給糟蹋了……”說著,韓萌萌直接就捂著臉痛哭了起來。


  老劉嘆了口氣,隨意瞥了眼已經昏迷不醒的馬東一眼,沉聲說道:“我當時哪兒來的混當小子,想不到竟然是馬東,真不是個東西,竟然敢在這里調戲良家婦女!”韓萌萌紅著臉說:“劉教練,我也沒想到他竟然會來這里,而且還想要糟蹋我。


  也幸虧劉教練趕了過來,不然的話,后果將會不堪設想的……”老劉見韓萌萌看著自己的表情有些愛慕,心里面瞬間激動起來,再次低頭瞥了眼馬東,心中冷笑連連:“馬東啊馬東,也真虧你來了,讓我有了英雄救美的機會,以后可得長點心,別便宜了別人,慘了自己!”他尋思完說:“萌萌,別緊張,把他拖出去扔在地上,我送你回去好了。


  ”韓萌萌從緊張中回過神來,看著一動不動的馬東不安問:“劉教練,他會不會死掉了?”老劉搖頭:“放心,我的力道掌握的非常不錯,他是不會死掉的。


  ”也不等韓萌萌吭聲,老劉就把馬東從車里面拖出去扔在了地上。


  韓萌萌急忙從車上下來,從馬東手中拿走手機,面色緋紅說:“劉教練,你先等等,剛才他偷拍了我的照片,我要刪掉,不然等他醒來,我就慘了……”老劉應了一聲,等韓萌萌處理完照片后便催促道:“好了,趕緊上車吧。


  ”送韓萌萌回去之后,老劉頓時空虛寂寞起來。


  買了瓶白酒和一包花生米,回到房間便悠哉悠哉的喝了起來。


  半瓶酒下肚后,敲門聲突然響了起來,接著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劉教練,你在嗎?我有點事情想要找你幫幫我。


  ”這縷聲音無不有人,聽得老劉心癢癢。


  她急忙將門打開,可沒想到外面站著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想要讓老劉干了自己的房東 寧姐


  一看是寧姐,老劉瞬間就拉了張臉,不爽問道:“房東,你別急,等工資發了我就給你房租,現在都大半夜了,我們孤男寡女的在一塊兒會被別人誤會,你還是回去睡覺吧。


  ”寧姐咯咯一笑:“說的這么見外干什么?而且我可不想要錢,我想要的是……”話沒說完,寧姐就大步走了進來,而且還一個勁兒的瞄著老劉的褲襠。


  老劉知道寧姐的想法,卻裝傻充愣問:“你想干什么?”寧姐一臉無奈說:“我手機壞了,就是想讓你幫我看看手機,搞得我好像做賊的一樣。


  ”寧姐說著就拿出了手機,可是一看上面的內容,老劉的鼻血差點噴了出來。


  手機屏幕上,一對一絲不掛的男女忘情的結合在一起。


  老劉瞬間浴血沸騰,直勾勾盯著屏幕上正跪在女人身后瘋狂抽動的男人,眼睛都移不開了。


  寧姐見狀,用身子蹭了蹭老劉:“劉教練,我的手機是不是中毒了?怎么有這種東西?”“我不知道……”老劉回過神,急忙后退,卻一個趔趄朝床上倒去。


  眼瞅著就要摔倒,老劉本能伸手抓住寧姐,可是寧姐根本就沒有辦法拉扯住老劉,一個趔趄也倒了下去,正好壓在老劉身上。


  “劉哥,我還難受,你就要了我吧,我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寧姐一邊說一遍拿出一顆藥丸就塞到老劉口中。


  老劉本能咽了下去,緊張問:“這是什么藥?”“萬艾可啊。


  ”寧姐魅惑笑了一聲。


  “你……”老劉嚇了一跳,想要推開寧姐,可是酒勁兒上來,根本使不出太多厲害。


  老劉絕望的眼睛流出了眼淚,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吃了二十年的牢飯,等出獄之后,自己沒有去找女人,反而女人找上門了。


  沒一會兒,萬艾可藥勁兒發作,老劉只感覺渾身燥熱,而且褲襠處的鋼槍也越來越堅硬……“趙哥,你開了這么多年的車,可沒有開過我這輛車吧?我可很久沒有被人發動過了,保證動力十足,潤滑也非常不錯,讓你開了之后還想開呢!”寧姐嫵媚說完,雙目含情,直接將老劉的衣服扯了下去……寧姐身材雖然已經有點走樣,但手上力氣實在不小,就連撕衣服也這么順手有力。


  她撕掉老劉的上衣之后,把所有的力氣都壓制在了老劉身上,身體一拱一拱地蹭著老劉,口中發出銷魂的聲音。


  老劉心里憋屈又無奈,只能像良家婦女反抗暴力一樣,徒勞的掙扎……這時候,老劉身上酒勁藥勁一起上來,身體又軟又燙,唯獨那里堅硬如鐵。


  寧姐騎著老劉扭了一會兒,便有些忍不住了,三兩下便把老劉的褲子脫去,露出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


  隨后,寧姐一臉貪婪的看著那兒,自己便撩開裙子,迫不及待的坐了上來。


  四十來歲的女人,需求旺盛得簡直不得了,她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讓老劉把自己填滿,然后自己把老劉榨干!眼看著寧姐豐腴的臀部張開,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熱納入其中,老劉忍不住在心里罵娘,嘴上卻懇求道:“老妹兒,你別這樣啊……強扭的瓜不甜!”硬的不行,老劉只好來軟的。


  “甜不甜的沒事,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先破了你這個老瓜!”寧姐一邊說,一邊絲毫不肯放松對老劉的進攻,眼看著就找到位置要坐上來。


  天啊!救救我!老劉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身體雖然火熱,而心底卻一片荒涼。


  也不能怪寧姐**熏心,她自從離婚以后已經空曠了好些年,正處在這如狼似虎的年紀,又找不到合適的人來安慰,日子難過啊!自從無意中看到老劉洗澡,窺到他那無比碩大的本錢,就連軟著的時候都比她年輕時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幾分,她就動了心思,想跟老劉勾搭到一起去。


  誰知道老劉雖然又窮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 不愿意跟她湊合湊合。


  眼看著身邊的同齡人都有老公滋潤,可是偏偏老劉這塊肥肉她看得到吃不著,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點烈性偉哥,準備把老劉給強了。


  眼看著馬上就要被“毀了清白”,老劉一咬牙,騰出手來、假裝迎合抱住寧姐,卻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寧姐的脖子上!寧姐哼都沒哼,便倒了下去。


  老劉急忙把寧姐推到一邊,這時候,門外傳來一陣吧嗒吧嗒的高跟鞋聲。


  那聲音到門口之后停了下來,老劉房門沒顧得上關,半開著,她探頭進來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破爛、下身露鳥的老劉四目相對。


  “教練……你咋不穿衣服……” 香香神色略顯尷尬,不過倒也沒亂了方寸,總體看著還挺淡定,好像是見慣了這種場面。


  老劉急忙提好褲子,看著門口站著的姑娘濃妝艷抹,帶著不羈和放縱的艷麗,慌忙說道:“香香,你下班啦!”這女人,便是與老劉合租,同時也在老劉班上學車的香香。


  香香這時又看見沙發上躺著昏迷不醒的寧姐,驚訝的問:“教練,你跟寧姐這是在干啥呢……”老劉欲哭無淚的說:“我跟她能怎么樣啊!她喂我吃偉哥、對我霸王硬上弓,我沒辦法,只能把她打昏了……”香香聽到這里,撲哧一笑:“教練,寧姐喜歡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剛好也沒個對象,不如就跟她湊合湊合得了!”寧姐這個人比較八卦,老劉也沒少聽她指桑罵槐,說她在外面**。


  不過老劉倒是從來不帶有色眼鏡看人,一向都對她和藹可親,照顧有加,而且她還在老劉班上學車,所以兩人關系也算不錯。


  香香的工作時間確實比較特殊,每天到半夜12點都才回來,此刻正是她下班回來的時間。


  老劉哭喪著臉說:“媽的,快別提了,老子忍了幾十年的貞操,差點讓這娘們給我強了,真是氣死我了!”“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香香笑的前俯后仰,調侃道:“教練,真看不出來您的魅力這么大,都讓寧姐不惜上門強迫您!”老劉氣的直跺腳,結果褲子沒弄好,一下子又禿嚕下來,在香香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香香不由自主的一看,剛才離得遠沒看清,現在離近了看,發現老劉那個東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時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驚呼道:“您……本錢這么足嗎?” 特別是他這個年齡段的,那可當真是隨時隨地都雞兒梆梆硬的階段,號稱能日天日地日空氣的存在。


  以前啊,他這村里的野小子,除了兩畝 瓜地啥也沒有。


  很多事情連想一下都是奢侈,也沒人正眼瞧過他,就 張大頭這等條件,別說找人提親了,連媒人的錢都付不起。


  更別提有哪家瞎了眼的姑娘能看得上他,沒想到今兒個俺也時來運轉了啊。


  哎!可她什么時候才能來,這會兒張大頭可就真是等不及了。


  就算是等下將會發生的事,都感覺少了許多期待,他今天一大早就出來,又了一堆事情。


  又發生了這許多事,此時肚皮都開始作響,可是又舍不得回去找吃的。


  這若是自己剛走, 劉翠兒來了又不見人,那可就虧大發了。


  忽然隱約有幾聲狗叫聲傳來,張大頭瞧了瞧,仔細一聽可不就像是瓜地那邊傳過來的。


  頓時一急就從棚子邊抽出一根 扁擔,直接沖了出去。


  快步往自家瓜地里沖過去,正好遠遠看見遠處有兩條大狼狗你追我趕,嘴里發著嗚嗚地叫聲。


  眼見就要沖進他家的瓜地里邊,這一驚非同小可,張大頭可是把這兩畝地里每根瓜苗子都當成心肝寶貝來呵護的,豈容這兩畜生在這里亂糟蹋。


  噠!畜生,給我站住!張大頭先聲奪人,怒喝一聲,果然引得兩條大狼狗身形為之一滯。


  他心里松了一口氣,隨即就看到兩條大狼狗的眼神在看到他后,仿佛是帶著一絲兒輕蔑,居然又照樣跑了過來。


  尼瑪,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狗眼看人低。


  張大頭也看清楚了,這兩貨明顯就是王富貴家養的看家狗,聽說有狼的品種。


  雖然不知真假,但是看著的確唬人就是,平時他可是怕這兩畜生到不行。


  可是今兒跟劉翠兒發生過這些事兒后,那種懼怕感就消減了許多,又發現自己真有超能力,底氣兒自然不同。


  即使心里還有幾分害怕,可是這兩貨敢進他的寶貝瓜地,他心里怒吼一聲,“我跟你拼了。


  ”揮舞著扁擔再次加速沖上去,那兩狼狗正在西瓜上撲騰得正歡,冷不丁瞧見張大頭的扁擔立即就是一驚,頓時閃身退避,可是啊,已經急紅眼了的他可是不怕這兩貨。


  直接就追上去當頭一棍子下去,扁擔敲在狗屁股后邊,直疼得它連連怪叫,飛也似的躥到六七米外。


  另一條則在另一邊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眼睛兒仿佛在說你張大頭莫不是吃錯藥了,咱倆可是 村長家的狗,你想造反?然而張大頭可不管不顧,身子輕靈地朝它 又是一棍當頭敲下來,手中扁擔化打狗棍,上下飛舞直攆得兩條威風凜凜的大狼狗遠遠跑了出去。


  可是這倆狗也賊賤,一看他折返,居然又嗚嗚地跟了上來。


  嘿,你還不服了是吧!張大頭肩扛扁擔,剛剛那一副人狗大戰可是徹底將氣打出來,此時一條扁擔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覺透體而出。


  然而兩條村長家的狼狗可不吃他這一套,敢在咱倆面前威風,就懟死你,把你的瓜給糟蹋完,看你敢找村長麻煩不。


  張大頭向前兩步,兩條狗騰地跳出兩米遠,反復了幾次,眼見這兩貨不依不找的樣子,他也不由得有些泄氣,只能往回走。


  剛回到瓜地,回頭一看,嘿,兩只 賤狗又跟回來了。


  這追又追不上,攆又攆不走,張大頭可真有點怕這兩只賤狗了。


  不是怕它倆狂性大發,而是怕對方真和自己磨上了,他也不可能24小時一直守在瓜地里。


  總得干其他活,吃飯睡覺吧,被這倆賤狗這么一記仇,等自己離開,被它們沖進來,到時回來可能黃花菜都涼了。


  張大頭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向著兩條狗威嚇,可是人家只是白了他一眼。


  根本就不吃他這一套,不得已,他又抄起扁擔冷不跳了出去。


  這下有效果了,兩條狗一哄而散,他雖然速度快,可是人家四條腿的更快,一見張大頭泄了氣不追,倆貨又是屁顛屁顛跑到他面前對峙。


  這下可把張大頭給氣得全身發抖,我就不信治不了你這兩畜生,去死吧。


  說著手中扁擔化作一道幻影,隨著他手中奮力一擲,那狼狗沒想到他還有這一招暗器,只聽汪地一聲慘叫,一張狗臉給戳個正中,頓時眼淚鼻涕橫流。


  聽那聲音就知道有多慘,另一條嚇得一蹦三尺高,張大頭眼疾手快呼地一下沖上去。


  掄起老拳就砸將過去,一錘正中它的狗肚腩,又是一聲汪的慘叫。


  這條狗飛出米許遠,只疼得汪汪叫個不停。


  張大頭這下狂性大發,可是不會顧忌什么,“敢惹老子,今兒個就殺了你們這倆條賤狗,吃個夠。


  ”嗚嗚!兩條狗一見他這副模樣,哪兒還敢再懟他,只嚇得一下躥了出去,頭也不回地跑了。


  張大頭追出了數十米,這才冷靜了下來,想想剛剛那神來的一擲。


  只感覺混身都透著得意,那扁擔可不輕,居然一下就將這賤狗給扔中了。


  俺原來居然也有這樣的身手,張大頭一陣得意。


  然后忽然他一轉身,就看到村子方向一個人影慢悠悠地往地這邊方向走過來。


  他眼神兒尖,一眼就看清那不正是劉翠兒,只是你這不急不緩的是鬧哪樣,老子憋得褲叉都要被戳出個洞來了,張大頭雖然焦急,可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當下連忙假意四周張望了下,然后就拿著扁擔走回棚子中去。


  沒過多大會兒,外邊就傳來了腳步聲,坐床上騰地站起來。


  門口人影一閃,一個身影就鉆了進來,可不正是他想得起勁的劉翠兒,她似乎特地換了身衣服,緊身的彈力褲,交那腿那臀給勾勒得跟要爆也似的。


  “翠兒嬸,你怎么來得那么慢啊……”張大頭語氣里一陣幽怨,兩只大手搓來搓去。


  劉翠兒媚眼一挑,“瞧你這小樣,到底玩不玩啊。


  ”“要玩!要玩……”張大頭一把過來將她給抱住。


  然而劉翠兒這會兒倒是不急了,身子輕輕往外一掙,道:“別急別急,我是暫時讓那口子看店的,這會還要回去呢。


  ”劉翠兒這話可把張大頭給聽得一愣,隨即就反應過來,卻是哪里肯依,兩只手一下就摸在彈力褲上,彈力褲包裹著的方圓之地充滿了彈性,手感又是另一番滋味。


  “翠兒嬸,你答應了的啊,我要的時候不多,就一會就好啦。


  ”張大頭將她的身子往懷里直按,恨不得正個給摁進自己身體里邊。


  可是這事情畢竟要兩人配合,劉翠兒可是村長夫人,當下端起本村第一夫人的架子來:“怎么著,小犢子,連我的話都不聽了是嗎?”張大頭苦著臉,“ 嬸兒,你就行行好,要不我就蹭一下,先讓我過一下癮唄!”眼見他死皮賴臉的樣子,劉翠兒依舊扳著臉,“說了不行就不行,那我家那口子可不能等人,不然等下回去又有得吵。


  ” 說著,她又補充了一下:“他不是干魚塘(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嘛,晚上他會到那去吃酒,到時你再過來,隨你怎么玩都行。


  ”瞄了張大頭的褲檔一下,劉翠兒會心地一笑。


  在這熟悉的眼神下,張大頭頓時就放心多了,只要這婆娘心里還想著俺這寶貝,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想到這,張大頭這才肯把手松開,可嘴里卻是不舍地道:”翠兒嬸,那你用嘴兒再幫我一下唄。


  “這會劉翠兒白了他一眼,卻也是不急著走了,她往后看了看將門關緊了,然后一轉身就蹲了下去。


  有了之前的經驗,她倒是熟練地將其解放了出來,然后開始了。


  張大頭倒吸了一口氣,就像是被水管牢牢地吸住不放。


  那滋味兒,就好像是有螞蟻要往里邊鉆一般,可勁的磨人.他低下頭,居高臨下地看著劉翠兒那張媚臉,心里卻不由想著真做起那事兒來會是個什么樣的感覺?“嬸兒,俺這支羅卜比起村長怎么樣?”劉翠兒白了他一眼,腦海里卻是不由自主地拿來對比,想到那條小筍尖。


  這兩者完全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沒想到這野小子別的不行,倒是長了這么一根得天獨厚的寶貝。


  這樣也好,瞧他那挫樣也找不到媳婦兒,以后就給自己秘密小情人好了,比起玩具來,這可是會動的超級尺寸。


  這一口悶不大會功夫,劉翠兒擦了擦嘴站起來。


  “好了,再不回去那老貨可就要發飆了,晚上記得啊!”說著,她直接拉開門,最后撇了一眼小張大頭。


  然后背影就消失了,只空留下小棚子里的一股子好聞的氣味。


  ……入夜,村里蟲鳴蛙叫,滿天星斗。


  張大頭一個人出了自己的破屋,剛剛飛快扒了兩碗剩飯,他就迫不及待地出門了。


  想著這會兒王富貴應該已經出門了吧,他腳步輕靈地往小賣部走去,這夜路從小走到大,不過今晚看起來雖然沒有月光,可是看路卻也是清得很,一點障礙也沒有。


  路過隔壁老王頭家時,還能聽到一陣細膩的嬌喘聲。


  等走了過去,張大頭才反應過來,頓時心頭一陣火熱。


  沒想到老王頭都一把年紀了,這剛入夜就玩兒起來,他不由想入非非。


  到了小賣部的外邊,張大頭探頭仔細聽了一下,見沒有動靜。


  當即壯著膽子喊了聲“村長,村長在家嗎?”心里卻是有些七上八下的,這萬一王富貴真在家,說不得又要費一番口舌,今晚的好事兒,又要多磨啦。


  好在,過了半響,也沒有聽到人回答。


  他心里一下踏實了許多,當下裝作平常的樣子走進了小賣部,里邊電燈亮著,卻沒有見到人。


  張大頭又喊了句“村長,嬸兒?”可是屋里靜悄悄,還是沒有回應,張大頭這下可就有些急了。


  直接就往后邊走去,剛剛轉到后邊,迎面就看到劉翠兒提著裙腳就從洗澡的地方出來。


  “兔崽子,叫春呢你?”只見她發際還有些濕潤,臉上紅通通又白又細膩,看起來就像能掐出水來的一樣。


  那胸前更有兩顆黑點頂起,還隱約還能看到一抹雪白。


  張大頭口水都要快吞不完了,連忙下意識問:“嬸兒,村長呢?”“他啊,在后邊呢。


  ”這一句話,張大頭就嚇得心頭一跳,眼睛連忙往四周望去。


  卻是一下就裝起老實來,然而撲嗤一聲,劉翠兒就捂著嘴笑出聲來。


  隨著笑聲,她胸前那兩團在裙子里蕩來蕩去,看起來就像是裝滿水的氣球在里邊翻滾著。


  這婆娘,是在玩我!張大頭一下就反應過來,頓時惱得一把伸手就按在她胸前。


  入手柔軟無骨,又滑又大,跟白天相比又是另外一翻感受。


  一股芳香撲鼻而來,她的身下還殘留著香皂的味道,同時皮膚還濕潤潤的。


  嘴唇兒還反著光,飽滿而嬌嫩,讓人忍不住想吃上去。


  張大頭心里跟明鏡也似的,”翠兒嬸,你是想就在這兒辦事,還是到里邊去?“說話的這功夫,他的兩只手已經忙碌起來,一前一后將她給擒住。


  劉翠兒顫聲道:“要死啊,當然是里邊,快點兒,咱可以玩久一點。


  ”張大頭一聽,這話在事,頓時心花怒放。


  這一興奮之下,直接一矮身,就將她扛在了肩膀上,就像是扛化肥一般把這軟弱無骨的身子給扛進了里間。


  兩團高聳的圓彈就蹺在他眼前,隔著褲子都能感受到那渾圓飽滿之處肉感是有多厚。


  他心里一陣激蕩,手老不客氣地啪一下打在上面。


  只打得那高聳之處一陣亂顫,入手之處充滿彈性,讓人根本停不下來。


  不由得,張大頭手上不停,又是拍又是掐。


  好不容易進了里邊屋,張大頭將她放了下來,劉翠兒剛才在他身上摸著他那后背,只感覺混身都是硬綁綁,皮實得很,還能看到他倒三角的肌肉。


  只是單單這么一項,就將她心都快征服了,那王富貴早就年老色衰,這些年整天喝著小酒,身體都快跟老頭兒也似的,可把她給氣得。


  如今跟張大頭這一對比,心里就喜得跟吃了糖一般,她用手指了一下張大頭的帳篷,指著它道:“今兒個可就要到你賣力了,千萬不要讓嬸兒失望,不然就用剪刀把你給咔嚓了。


  ”看著她那咬著牙齒說話地表情,張大頭不由聯想起這畫面來,不由打了個哆嗦。


  這婆娘不會真這么狠吧?若是這樣,自己不知真行不行啊。


  雖然平時感覺石頭都能捅穿,可是畢竟是頭一回上戰場,心里頭沒譜是正常的,他捂著前頭胡思亂想,等下要怎么賣力伺候村長夫人。


  劉翠兒卻一把抓住他,直接往側房拉去,這一進去他就頓時為之一愣。


  這里只有一張不大的床,蚊帳是粉的,床單也是粉的,床頭墻壁四周還貼著各種年輕明星的海報。


  床上疊得整整齊齊,看樣子很明顯是王梅梅的房間,這婆娘居然帶自己到她女兒房間來干這種事。


     閱讀提示:她是我遇到的最可愛、最聰明、最漂亮的女人。


  我應該為此高興,但內心卻時常感到壓力重重。


  有時會感覺她的真命天子 不應該是我,而是另外一個更能配得 上她的人。


  常會感覺自己在某些方面存在欠缺和不足。


  心理:男人不為人知的 6個尷尬  她愛上的只是請客吃飯  “盡管我才26歲,就已經有這樣的擔憂:女人到底是愛上我這個人還是我的錢。


  因為不可否認的是,我們這一代人遠比前幾輩人更看重物質。


  ”  那么對于女人來說,賬單來了以后接過它,并且提出一些更省錢的建議就遠比躲進廁所要更顯得有風度。


  盡管有時候你們外出吃飯的賬單要你付,但是,當 男友為你在星巴克、水果店、外賣和干洗店的消費買單時,不一樣能讓你體驗到愛的滋味嗎?  我失業了她會當我是一個失敗者  對于男人來說,被人視為失敗者而遭受的心理創傷遠比失去收入要大的多。


  男人往往會把職業地位和自我價值等同起來。


  因此,失業對于他們來說,遠不止失去收入那么簡單。


  心理:男人不為人知的6個尷尬  那么作為女友該怎么辦呢?你可以先為他斟上一杯上好的葡萄酒,然后篩查一下自己的朋友圈,看看究竟誰能幫男友遞出一份簡歷。


  在目前的經濟形勢下,人們找工作一般都離不開社會關系和他人推薦。


  如果男友不愿意使用Twitter和Linked-In等社交網站,那么就要靠你幫他一把了。


    她會對我不忠  “在感情方面我百分百地信任我的女友,但是當戀人之間的背叛成為電影、電視、甚至歌曲討論的普遍話題時,它看起來是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的。


  ”  對于這個問題,也許女人們并不愿意開出“永遠不會”這樣的空頭支票,而會通過其它方式讓男友了解自己的誠意。


  你可以明確告訴他,你的心里只有他,忠于他是你最在意的一件事。


  即使將來感情上出現磕磕碰碰,你也會直言相告,而不會遮遮掩掩,甚至欺騙他。


    她不會喜歡絕頂的男人  “在頭發掉光之前,分秒必爭地努力也未必能找到一個真正愛我的女人。


  ”心理:男人不為人知的6個尷尬  脫發對于有些男人來說是一件極為揪心的事。


  因此,尊重他在這件事上的敏感心情就顯得十分重要。


  心理學家認為,解除男人此項顧慮的一個有效辦法就是表示對自己脫發也同樣擔憂。


  這樣就會讓對方感覺脫發其實并沒什么大不了,會使他對你們的戀情更有安全感。


    一旦結婚就將失去自我的空間  對于男人的這種擔憂,女人不妨用以下行動做出回應。


  和女友一起去健身;和朋友一起喝喝酒聊聊天;鉆研鉆研自己的愛好。


  讓他感覺他只是你完整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不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也要把你的(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日程安排得滿滿的,讓自己總有有意義的事情可做。


  這樣才能為真正的“兩人時間營造”空間。


  當他總見不著你時,反而會急切盼望能被你納入你的日程表中。


    我配不上她  “她是我遇到的最可愛、最聰明、最漂亮的女人。


  我應該為此高興,但內心卻時常感到壓力重重。


  有時會感覺她的真命天子不應該是我,而是另外一個更能配得上她的人。


  常會感覺自己在某些方面存在欠缺和不足。


  ”心理:男人不為人知的6個尷尬  女人應該注意讓對方明白自己究竟喜歡和欣賞他哪一點。


  對于對方的缺點,女人常常會直言不諱。


  殊不知,多說說對方的優點,才更有助于培養感情。


  可以在發給他的郵件里,列舉一下“我最欣賞你的十個地方”;當他某件事讓你引以為豪時,一定要讓他知道;或者也可以經常發短信為他的工作和事業加油鼓勁。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801339.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1265072.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2180026.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812068.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9830233.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5062498.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4225610.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8944143.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8241904.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8689631.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