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自拍

性愛工具 愛之谷官方商城 7瀏覽 0評論 收藏
ol 自拍


芳菲繼續發泄道:“我就是不要 跟她 道歉,我憑什么跟她道歉?我是對不起她,誤會了她,可為什么 在我感受到你喜歡我的時候,你卻讓我去跟她道歉?為什么都要剛才那種時候了,你還要放棄我的身子去接她電話,為什么?!”“ 老張,我明白的告訴你,你要是真喜歡我,那就只準跟我一個人在一起。


  你要是喜歡劉 楚楚,那你就離我滾遠點,我再也不想見到我的男人去惦記著別的女人,尤其是劉楚楚,再也不想,你明白嗎!!!”聲嘶力竭的吼完,顧芳菲起身穿鞋,‘砰’的一下子摔門走人。


  走出房間后不多會兒,有個從屋里出來的男同事看到她,很詫異。


  “芳菲,你怎么出現在男宿舍區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個稀碎!”一通臭罵,顧芳菲揚長而去,火氣沖天,徒留那男同事被罵了個滿頭霧水。


  待顧芳菲走遠后,他這才回過神來,扭頭看向周圍,只有老張屋子里開著門。


  他走到老張屋子里,問:“老張,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顧大乘務長了,你看看把她給氣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門來了。


  你是不是牽引飛機的時候她還沒下機啊?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這事可大可小的,趕緊去賠罪吧!”人倒也是好心,但老張還是沒好心情,直接把他給轟走了,‘砰’的一下閉上門。


  老頭吃灰,這男同事郁悶到 不行,直嘀咕:“這大早上的,我招誰惹誰了我……”坐在凳子上,點燃一支煙,老張悶頭抽著,任青煙裊裊。


  他終于明白顧芳菲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這不是倔強,也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氣,就是心里那道坎兒過不去。


   許墨惦記上了劉楚楚,他也惦記上了劉楚楚,更是在即將發生激情碰撞的瞬間接起了劉楚楚的電話,顧芳菲心里為此別扭的厲害。


  倒也是,任誰光著身子準備奉獻一切了,卻被輕輕一通電話給打敗,都會惱火。


  只是,他當時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著撮合這對好姐妹而已……一根煙抽完,老張依舊愁到不行,實在不知該如何解決是好了。


  深吸口氣,長嘆一聲,老張起身收拾起了 手機殘尸。


  還好是款老式諾基亞黑白機,吹吹土擦干凈,扣上電池照樣用。


  將電話撥給了劉楚楚,然后他在電話里對劉楚楚說,“芳菲都知道了,她現在顯得特別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見你,畢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兒。


  你呢,最近也就先別跟她打招呼了,讓她緩一緩,畢竟這事對她沖擊也挺大的……”婉言將眼下情況美化過后告知劉楚楚,電話那頭的劉楚楚特別高興。


  她不需要顧芳菲的道歉,只希望這個好姐妹不要再誤會自己,不要再讓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隨后的時間里,她對老張表示真誠的感激,并邀請中午共進午餐,她請客。


  這種事情老張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饞飯,只饞能跟劉楚楚在一塊。


  可這次他拒絕了,“剛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飯了,我想睡會兒。


  ”跟劉楚楚結束通話后他確實睡了,也確實是累,但卻跟夜班無關。


  對于顧芳菲,他隱隱有些心疼,可更多的還是種糾結。


  左手劉楚楚,右手顧芳菲,他哪個也喜歡,哪個也想要。


  原本一個女人都沒有,現在可倒好,竟然還要挑一個,這幸福來的……真兇惡!下午一點多的時候,老張還沒睡醒,敲門聲就‘咚咚咚’的急促響起。


  下意識的老張認為是劉楚楚或顧芳菲,畢竟他現在所有心思都在這倆女人身上。


  可當他急赤白臉的開門后卻發現,來人是同城派送員,說是有派件讓他接收。


  老張都不知道誰會給自己同城派送東西,這不是有錢燒的么,不會自己送?簽字后接過東西,老張回屋拆開——一部嶄新未開箱的手機……手機還沒開箱呢,發票飄出來了,某國產手機品牌保時捷設計那款,售價高達15000多元,老張都懵了。


  這是手機?這簡直就是塊金疙瘩啊!雖然沒有留言是誰送的,又為什么送,但老張第一眼看見就猜到了顧芳菲。


  這么貴重的手機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個視頻發個微信,他哪需要這么好的手機。


  要不是諾基亞黑白機不能上微信的緣故,他兩年多前都不會買那塊紅黍手機。


  糊弄著洗了把臉,老張出門騎上電動車就往顧芳菲家去了。


  來到顧芳菲家門前,房門敞開著,屋內就傳來噼里啪啦的摔打聲,還夾雜著兩人的對罵,顧芳菲跟許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聽,猜也能猜出是因為那個視頻 的事情。


  老張正琢磨著要不要進屋保護下顧芳菲呢,畢竟吵架中動手是正常的事。


  許墨雖然下面廢了,可胳膊腿的還利索呢,打倆顧芳菲富裕。


  可就在這時候,許墨氣沖沖的沖出,頭還一直扭著對屋里的顧芳菲大罵,罵她是個不守婦道的賤貨,罵她對待愛情不忠誠之類的。


  罵的挺狠,火氣也挺旺盛,以至于扭著頭直至沖進電梯內,都沒看到出門時門口有個老張。


  許墨都走了,老張也就沒啥可忌諱的了,抱著手機進入了屋內。


  哪成想剛進門的,唰的一個白影就砸了過來,都來不及躲避的,腦門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隨即顧芳菲的罵聲響起,“你滾,明天咱們就離婚,離婚!!!”老張相當的憋屈,“芳菲,你砸錯人了……”“老、老張?!”看著捂著腦袋,手指縫里有鮮血流出的老張,顧芳菲都懵了。


  剛剛出門的不是許墨嗎?這怎么放個屁的工夫,就變老張進門了……坐在沙發上,顧芳菲替老張往頭上裹著紗布,老張手中還捏著打他的兇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紗照擺架,那擺架的一角還沾染著殷紅的血跡。


  這下砸的真不輕,邊角尖銳顧芳菲又是鉚足了力氣,一下子就見了紅。


  替老張包好紗布后,顧芳菲氣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倆手機你就不樂意了,賠你個手機你還趕緊屁顛屁顛的送回來,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該!”說是這么說,可隨后她還是緊趕著詢問,問傷口還痛不痛,用不用到(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醫院看看。


  那緊張的關懷勁兒,就跟恩愛的小媳婦兒似的。


  老張表示腦袋沒事,隨即解釋起了手機的事情。


  “我不疼手機,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電話是想讓你跟楚楚談個清楚,畢竟你們曾經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還沒解釋完的,顧芳菲 臉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行了,別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親熱,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來干什么?手機 我也賠你了,咱倆兩清,以后誰也不欠誰。


  你要是覺得頭上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賠你一萬塊錢,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氣呼呼的說完,顧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剛起到一半的老張就一把拉住了她,將她給生生拽回沙發上。


  “芳菲,你聽 我跟你說,楚楚她……”“我跟你說八百萬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聾!!!”顧芳菲聲嘶力竭的吶喊著,有種近乎瘋魔的狀態。


  老張也是氣到不行不行的,當時就一把將顧芳菲掀翻了,更是將她居家的寬松睡裙給扯破,任她胸前傲嬌的美好暴露在視線中。


  不過顧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撲了上去,然后二話不說‘吭哧吭哧’就是一頓啃,直啃的顧芳菲當時就魅聲迷離,嬌吟難止。


  雖然開始時還有所痛罵,但漸漸的就放棄了防抗,一雙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張身上肆意摸索著,愛撫著,釋放著內心中的瘋狂渴求。


  老張也是難受到了極致,雙手褪下了顧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褲褲,然后拿手掌肆意地愛撫著,撩撥著,給予顧芳菲強烈的刺激。


  嬌息急促中,顧芳菲狠狠咬了老張耳朵一口,羞憤道:“你不是不要嗎,老 畜生!”這聲老畜生,罵的特別狠,但這時候從顧芳菲旖旎的語氣中響起,卻有種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張根本不惱,他也明白顧芳菲只是欲到深處的深情釋放。


  將顧芳菲媚人的嬌軀抱起,老張往臥室內走去。


  “小騷貨,誰說我不要你,我做夢都夢到好幾次跟你干那種事,干到你跪著求我放開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顧芳菲大羞,但同時卻也興奮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讓你這輩子都沒機會過六十大壽!!!”一個西門慶,一個潘金蓮,當干柴與烈火交織碰撞在一起時,那必將是一場舉事皆驚的大激情。


  大床上,顧芳菲嬌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張緊隨其后撲上。


  顧芳菲連忙伸手護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兒!”老張還管那些,一把就將顧芳菲白皙的小手給扯開,“戴個雞毛的帽兒,老子不喜歡跟你這小騷貨之間有隔閡,我要狠狠的愛死你!!!” 趙 淮山又叫了一瓶洋酒,取了一個小瓶,往里面倒了些粉末,他看了看我,說:“噓,我剛才買的,專門對付 林蕭這種辣妹,嘿嘿,待會讓你 女友跟林蕭都喝了,那今晚我們可就翻天了……”他一邊說著,一邊興奮地搓著手。


  這時女友跟林蕭都換好了衣服,走了進來。


  趙淮山看得眼睛都發直了。


  兩人身段差不多,戴上面具之后,一時間還真不好分出誰是誰來,不過她們都穿的超短裙,一雙迷人的大長腿暴露出來,看得我也是心跳驟然加速。


  “先說好了,你們不許說話!否則小冬立刻可以分辨誰是他家那位,那我不是很吃虧?”趙淮山拍著手掌。


  說實話,連我都不得不佩服這家伙在女人面前的魅力,很難讓人生出拒絕的心思。


  女友跟林蕭互視一眼,點了點頭。


  游戲開始了!“今晚 我們玩個刺激點的,我們玩篩子比大(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小,誰 輸了,要么身上脫一件衣服,要么自罰一杯。


  當然,女生要是不愿意喝的話,可以請男生喝,不過嘛,要以一個吻為代價哦。


  ”趙淮山的提議,我自然不會反對。


  畢竟跟女友在一起很久了,雖然兩人都扎了個馬尾,身形幾乎一模一樣,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女友。


  游戲正式開始。


  第一輪,趙淮山打了個三點,而我 甩了個六點,最大!女友也還好,甩了個四點,林蕭則運氣差了點,只甩了個一點。


  林蕭有點玩不開,她選擇 脫了身上的絲襪,露出了那白嫩嫩的大長腿,看得我跟趙淮山都猛咽了幾口唾沫。


  接著,女友輸了一輪,她也選擇脫了絲襪,不過她笑得花枝亂顫,彎下腰的時候,從裙子往上看,那胸脯的高聳露出了三分之一。


  不過,從第三輪開始,趙淮山接著連輸了六把,他身上就剩下了一個小內褲,氣氛頓時到了高潮。


  女友跟林蕭手掌都拍紅了,看她們興奮的樣子,恨不得再贏一把,讓趙淮山最后一絲不掛。


  這游戲,誰最后輸了,就算是最后真正結束了。


  我不由有些奇怪,以趙淮山的水準,不該這么爛的,可接下來才讓我真正見識了他的技術。


  接連幾把,他都以很驚險的點數,贏了女友好幾把。


  女友脫掉了連衣裙和絲襪,身上只剩下了內衣和內褲遮掩。


  說實話,女友的身材真的很好,全身上下幾乎沒有多余的脂肪,看得我跟趙淮山都直了眼,原本我以為女友放不開,要撒個嬌什么的,沒想到她卻咯咯 笑著,一點也不生氣。


  接著,我又連輸了三把,不過我沒選擇脫衣,而是喝酒,趙淮山動了手腳的酒瓶我沒碰,而是直接開了一瓶啤酒。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沒多久我就昏沉沉的了,趴在桌子上睡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邊躺了一個人,準確地說,是躺了一個女人,她全身都靠在我的身上,軟綿綿的,摸起來很舒服。


  我以為是女友,在她胸脯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別鬧,我不是你女友。


  ”林蕭把面具摘了下來,昏暗的燈光下,她的俏臉通紅,輕咬著性感的薄唇,細聲說道:“噓,別讓他們知道我們醒了。


  ”我一愣,順著她指的地方看了過去。


  我這才發現這個包廂有兩個房間,因為我們都躺在外面的沙發上,從我們的角度看過去,恰好能夠看到在里面房間的虛實。


  里屋有一張小床,趙淮山懷抱著一個女人放在了床上,不,準確地說,應該是抱著我的女友。


  靠!我瞬間明白了什么,忍不住低罵了一聲,想要起身去阻止,卻被林蕭給拉住了。


  “剛喝了酒,身上沒力氣,你阻止不了。


  ”我不信,使出了吃奶的力,才發現她的話是對的,我完全坐不起來,不由地很沮喪,麻蛋的,沒想到趙淮山這家伙存心不良,居然打起了 我女友的主意,而且我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搞在一起。


  我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里屋,趙淮山的臉正貼在我女友胸前隆起的高聳上,好一會兒他才站起,把我女友的兩條赤條條圓嫩修長的美腿給掰開,一邊贊嘆地道:“哇塞,你的腿真美。


  ”看著他手法嫻熟的樣子,我心里難受的要命,但不知道為什么,看到女友俏臉緋紅,一臉渴望的放浪樣子,我的小心臟不爭氣地猛烈跳動起來,感覺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不,不要!”我女友聲音軟綿綿的,似乎想要抗拒,但她的話無異于最濃烈的催情藥,很容易刺激男人的獸性。


  果然,趙淮山嘿嘿笑著,并沒有理會女友的話,反而雙手開始在女友光滑的大腿上撫摸起來,很快他的手指就來到了大腿根部。


  女友頓時就興奮地嗯哼了起來。


  靠!我氣得想要破口大罵,斜眼看了一旁的林蕭,心里邪火一冒,頓時升起了報復趙淮山的念頭。


  于是,我那雙略顯罪惡的手,緩緩地滑下了林蕭的胸脯……   早上看到新聞,伊春空難的遇難者每位賠96萬,要是我也在機上多好呀,解脫了,還能讓家人過上安定的 生活


  人最可悲的恐怕是想死都不敢去死了。


  我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我來自廣東,出生 在一個沒有快樂的家庭里,說沒有快樂,不是單親什么之類的,父親 是一個整天拉長人臉,看不到一點笑臉的人, 母親是一個只知道拼命做 農活的人。


  從我記事以來,自己就和別人不一樣,人家的小孩每天放了學就三五成群的一起玩,而我卻得呆在廚房里做飯,幫燒火。


  每當聽到外面小孩玩的嘻叫聲時,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再長大點,知道母親的累了,我會主動幫母親做家務和上山做農活。


    可是,每當天氣下雨時,我是多么想不用去做農活,去跟其他人玩一下,可是村里那么大,不管我躲在哪里玩,母親總是能找到我,要我去做農活。


  我心里的火呀,我還記得有一次,因為我一肚子火,不小心把我媽的腳給鏟了一下,在家坐了幾個月動不了。


  再長大點到鎮上讀初中了,整整三年時間,父親從來沒給過我一分錢做零用,每當看到人家買東西吃,而自己口袋空空,那心里難受的。


  這樣的生活讓我過的好迷茫  后來出來工作,走南闖北, 做過流水線,也做過泥水工。


  試過從佛山走路到南海,也試過露宿街頭。


  當然是一事無成,后來流浪到廣州,總算有了相對比較穩定的工作,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現在的另一半,不知道當初怎么鬼迷心竊了,好象從當初談戀愛就不順利,因為我沒錢,她的父母都反對。


  而我們可能都是因為是第一次談戀愛,都用了真感情,經歷過幾次分分合合,還是走到一塊了。


    婚前就有過幾次因為我出去和朋友打麻將而吵架,開始想著結婚后會慢慢可以改變。


  但我想的太簡單了,到后來我才知道她為什么會只要我出去她就跟我吵,因為她父親,看起來很老實的一個人,出去鬼混了。


  可能因為這事,在她的心里留下了陰影。


  只要我晚上不在她身過,她就沒有安全感,就以為我出去鬼混了,為這事我也提過去看心理醫生,但沒去成。


    婚后我們有了我們的愛情結晶,而我也把我的雙親從老家接下來廣州,讓母親幫忙帶小孩,這樣好讓 老婆可以去上班,如此一來可以存點錢。


  但問題也馬上跟著而來,因為有老媽幫忙帶小孩,而我的工作又休息時間很多,在家閑著沒事干又去打麻將了,又大吵了幾次。


  我身邊的朋友都知道我有個這樣的老婆了,當然,她也不在附。


  在她眼里,我的朋友都是該死的東西,沒有一個好東西。


  (倆性故事)試過有一次我們在打麻將,她上來翻桌子,弄得我真想找個地洞鉆下去。


  當時我真的是想一巴掌打過去,但我所受的教育告訴我不能打女人。


  為這事我們大吵了一架,火車票都買好了,準備回老家辦離婚手續,但到了火車站她又不肯上車了。


  我真的認命了,自己種的因,自己就的吃這果。


  這樣的生活讓我過的好迷茫  因為她老是這樣鬧,我也覺得沒意思,再說我的朋友知道這樣,也都不叫我一起玩了,這樣相對平靜又過了一年多。


  后來我們又生了第二小孩。


  但人活著,不可能整天呆在家里,總有個吃飯聚會什么之類的,免不了又要晚點 回家,又鬧。


  我也分析過了,只要晚上我不在家,她就會胡思亂想,想到她父親身上去了。


  就拼命打電話給我,要我馬上回家,人活著就要這臉,我跟人家在喝酒,她打電話來了我就得回去,那我她媽的真的活著干嘛。


  她有她的理由,太晚了,你在外面不安全,還說的是頭是道。


  我覺得自己是一條狗,讓她綁在腰上她就有安全感了。


    我去找了算命的,人家說我就是這命,但這樣活著真他媽的累,我要反抗,我不認命。


  但我能怎么樣,分開吧?人家跟了我幾年,我沒能給過人家什么,要分也沒 能力給人家什么補償!這樣好象做人太不地道。


  不分嘛,我又無能力改變她,我真的好幾回想過死了算了,但想著老人家那么辛苦把自已帶大,如果自己就這樣走了,她們得多傷心,而自己又有二個小孩,走了他們怎么辦?這樣的生活讓我過的好迷茫  看到伊春空難的消息,我多么希望我也在遇難都之中呀,這樣自己走了,能有一筆錢給老的小的維持生計,是多么完美的一件事呀!  有誰能給我指點迷津?我該怎么辦?好迷茫?  我偷看水杯,藥丸已經徹底化開,再也看不到一絲痕跡。


     罷了,讓俺下地獄吧。


  我心里恨恨想,把水杯舉起,笑道: 村醫你辛苦啦,喝些水吧。


     村醫接過水杯,在空中晃了一下,又輕輕放下。


     我不渴,一會兒再喝吧。


  村醫一笑,看向門框,示意我該走了。


     我心中著急,村醫不喝水,我咋能放心離開。


     村醫,我肚子也不舒服。


  眼前一亮,我嚷道,開始列舉各種癥狀。


     村醫不口渴,俺就與他說話,一直說到他渴為止。


     絞盡腦汁,我列了許多癥狀,與村醫說得口干舌燥。


     喝水吧,快喝水。


  我心里祈禱。


     村醫瞄了眼水杯,卻又把目光移開,我心灰意冷,像沒氣的皮球,但還強打精神與村醫交流。


     二憨,我知道你什么病了?村醫眼睛一亮,興奮道。


     什么病啊?我有氣無力回,癥狀都是俺扯的,他能猜對才怪。


     心病。


  村醫笑吟吟答,他望向我,沉吟道:二憨,你有事情找我,對嗎?放心說吧,這里沒什么人。


     他站起來,居高臨下看我,一股看透我心思的氣勢。


     我心中埋怨,怎么放心說,和你說了,這計劃就泡湯了。


     看村醫炯炯的 眼神,我無所適從,感覺秘密都被他看穿了,拼命想瞎話應對。


     還沒想好時,村醫眉頭一皺,渾身開始顫抖。


     他站立不穩,跌在椅子上,用手捂著胸口。


     我急了,叫道:村醫,你咋了?   心臟病。


  村醫有氣無力道,你去里屋取藥,床頭有個小瓶子。


     人命關天,我不敢怠慢,趕緊跑入里屋。


     床頭果然有個小瓶子,我取出來,又遞給村醫。


     村醫感激的看我,小聲說了句謝謝。


  他艱難的抬手,把杯子拿起,要喝水下藥。


     我臉色一驚,來不及思考,趕緊把水杯打飛。


     &ldquo(兒童智力故事);咔嚓一聲,杯子碎在地上。


     村醫正心臟病發作,受不得刺激。


  他喝了春藥水,萬一刺激過度,可就一命嗚呼了。


     為了救他,俺也只能暴露了。


     村醫臉色一變,驚訝看我,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 妮兒派……派來的。


     他為人精明,看見那個杯子,就知道了一切。


     這下糟糕了。


  我心底可惜,感到五萬塊長翅膀飛了。


     二憨,你成功了。


  王妮兒闖入,興奮道。


     她的到來,是實打實證據,我臉色難看,知道沒法辯解了。


     我和王妮兒約定,只要村醫喝藥,就把杯子打碎,她聽到聲音進來。


  誰知道半路冒出一樁心臟病。


     王妮兒神色興奮,慢慢也察覺不對,她看手捂胸口的村醫,驚呼道:他怎么了?   心臟病發作,我不敢讓他喝藥,怕害死他。


  我臉色難看,無奈道。


     王妮兒感激看我一眼,柔聲道:謝謝。


     她看著一地的碎片,神色有了幾分果斷,取出一顆藥,喂入了嘴里。


     我來不及阻止,就看見王妮兒吞服掉春藥。


     他不吃藥,我吃。


  我就不信,他能眼睜睜看我難受。


  二憨,你走吧。


  王妮兒果決道,她找了一杯水,開始給村醫服救心藥。


        村醫艱難抬手,把藥推開。


     你寧愿死,也不肯要我嗎?王妮兒身體僵硬,恨恨道。


     村醫臉色蒼白,無力再說一個字,但他堅決的眼神,說明了一切。


     我看這對虐戀,心思有些復雜。


     王妮兒臉色一變,突然用力掐住村醫嘴巴,把藥塞了進去。


     我這輩子,纏上你了,你別想跑。


  眼里有了水霧,王妮兒咬牙道。


     村醫神色虛弱,大口喘氣,藥物已進入他喉嚨。


     玉手輕移,王妮兒抓住村醫胳膊,放在了自己胸脯上。


  她彎下腰,開始親吻村醫。


     村醫身體還虛弱,無力拒絕王妮兒。


     我興趣索然,馬上能得到五萬塊,卻有些不開心。


     扭頭轉身,我想走了。


     姐夫,表姐檢查完了,懷孕三個月。


  門外,一道清脆聲音響起。


     我臉色一變,再聽到 芹兒聲音,神色復雜。


     村醫和王妮兒臉色,比我復雜幾倍。


     王妮兒臉色慘白,像失血一樣,僵硬在原地。


     我意識到話語內容,恍然一驚,村醫老婆懷孕,已經三個月了。


     神色難看的望王妮兒,對方老婆懷孕,她再插足,就是三個人的事了。


     勾搭有婚男人已是罪惡,還傷害一個孩子,簡直就罪不可恕了。


     王妮兒臉無血色,渾身顫抖。


     她艱難的松開手,腳步一晃,跌在我懷中。


     我忍不住了,你帶我回家。


  鼻中吐出灼熱氣息,王妮兒顫聲道。


     我心神一松,抱住王妮兒,朝門外走去。


     芹兒拉著村醫老婆,正開心的進門。


     看見屋內景象,村醫老婆臉色一變,沖到村醫身邊,叫道:老公,你咋了?   芹兒眼珠瞪起,看見我抱住王妮兒,一臉醋意。


     我頭皮發麻,感覺事情一團糟。


     嫂子,你別擔心,村醫心臟病發作,已經吃下藥了。


  我安慰道,見村醫老婆懷疑望王妮兒,我干笑一下,解釋道:妮兒中暑,村醫生病,我們就不輸液了。


     王妮兒呻吟一聲,肌膚冒汗,越發虛弱了。


     我擔心王妮兒忍受不住,抱住王妮兒,朝門外走去。


     芹兒張嘴,想說什么。


  但村醫老婆招手,芹兒,你搭把手,幫忙把姐夫抬屋里去。


     不甘心看我一眼,芹兒彎腰,與村醫老婆忙活起來。


     我抱王妮兒離開,她已經忍受不住,手指開始亂摸,嘴唇也在我臉上亂親。


     這旖旎場景,卻讓我有些著急。


     她親我,俺當然樂意,但這是大街上,影響太不好了。


     我面皮發燙,忍受沖動,抱著王妮兒回了家。


  幸好是中午,街道無人,不然流言四起,俺真討不到媳婦了。


     一進屋,王妮兒整個人貼在我身上,開始撕扯兩個人的衣服。


     我心臟亂跳,暗道終于能借種了。


     深吸一口氣,我主動脫衣服。


     門外傳來響聲:劉二憨,你給我出來。


     我身體一呆,是芹兒的聲音。


     看了眼王妮兒,我把她放在床上,還是不忍心不搭理芹兒。


     王妮兒臉色虛弱,理解的看我。


     跑出門外,芹兒氣鼓鼓望我,嗔道:你跟俺走,以前事情既往不咎。


     我心中一喜,又苦惱看芹兒,姑奶奶,王妮兒中暑了,俺不能不管她啊。


     芹兒走上前,狠狠掐我一把。


     不就是中暑,有什么要緊的。


  她還能比我重要?芹兒生氣道,看我眼神有些不善。


     我感到頭疼,安慰道:她生病了,俺照顧好她,馬上去找你。


     我不管,你現在跟我走。


  不要管她。


  她死不了的。


  芹兒撒嬌,開始耍無賴。


     我聞言有些生氣了。


     難道死不了,我就不管她了。


  你有同情心嗎?我捏緊拳頭,失望的看芹兒。


     芹兒眼睛紅了,哽咽道:你兇我?為了別的女人兇我?我走了,你不追過來,俺再也不理你了。


     她轉身就跑,瘦弱身形很快消失。


     我張了張嘴巴,郁悶甩頭。


     要是追上芹兒,以芹兒性格,肯定什么都不追究了。


  但王妮兒吃了藥,我不管她,她肯定會出事的。


     嘆了口氣,我深深看一眼芹兒方向,轉身回了屋。


     王妮兒躺在床上,衣服已被撕爛,玉體從破洞中透出。


     我咽了口水,深呼吸道:俺去找涼水。


     沒用的。


  你過來,把我要了。


  王妮兒有氣無力,勾人眼神注視我。


     我心里一顫,這是她頭一次,主動勾引我。


     再也忍不住,我顫抖身體,朝王妮兒靠近。


     王妮兒肌膚白嫩,整個人貼過來。


  她抱住我,嘴唇放肆湊上。


     我親吻王妮兒,感受她嘴唇津液,身體飄然了。


     她發育成熟,像熟透的蘋果,能與她愛戀,哪個男人都受不了。


     我在王妮兒的愛撫下,很快脫光了衣服。


     眼神閃光,我忍受不住,把赤裸的王妮兒抱上床。


     在春藥催動下,王妮兒格外風騷。


     她玉手滑動,在我身上撫摸。


     眼神魅惑,王妮兒勾人望我,露出嬌羞笑容。


     來不及反應,我便看見王妮兒低下頭,趴在我胯間。


     我整個人飄然起來,享受王妮兒的嘴唇。


     她技術極好,我身強體壯,被她勾起了熊熊欲火。


     王妮兒嬌叫一聲,我把她壓在了身下。


     刺激的戰斗來臨,我像英勇的將軍,奮力沖殺。


     王妮兒水蛇一樣,用嫻熟的技巧,帶給我極大的享受。


     她宛若放縱少婦,用盡全力釋放。


     罪與惡,愛與恨,所有的不甘,在一瞬間交融在一起。


     床鋪上到處是愛欲的痕跡,我快樂極了。


     春風化暖,冰雪消融。


     在王妮兒動人呻吟中,我們兩人達到了巔峰。


     藥效散開,王妮兒昏睡起來。


  我懶懶趴在她身上,十分滿足。


     眼神發光,我開心的想,要是王妮兒懷上,五萬塊俺就到手了。


     看昏睡的王妮兒,我像看到一堆錢幣,幸福進入夢鄉。


     夢里,我做了一個噩夢,王妮兒和芹兒都恨恨望我,一臉的失望。


  她們各打我一巴掌,在我的震驚中,走入了別人懷抱。


   不要走,不要。


  我驚醒了,渾身冒冷汗。


   我的心里慌的砰砰直跳,我一直喜歡芹兒,早已打定主意要娶她,如今卻辜負了她。


   我的手一動,胳膊肘就碰到了一個軟軟的,十分有彈性的東西,我側頭看去,竟是一絲不掛的王妮兒。


   王妮兒側身趴在我旁邊,睡得正熟,她全身赤條條的,未著寸縷。


   可是她那一等一的好身材,卻是清晰可見。


   我這才忽然想起了我們今天下午的荒唐事。


   也想到了王妮兒爬在我胯下,她那靈活的香舌弄的我幾乎飛向云端。


   第一次給了這樣的尤物,我還是賺到了。


   王妮兒呼吸均勻,只是臉上還有些紅暈,可能是那還未散盡的藥效。


   她半趴著睡著,要最好的風光都給遮擋在身下了,不過胸前的大白兔卻由于擠壓,露出來了一個弧度。


   我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這手感,爽極了。


   我看到她胸口散落著星星點點的紅印子,這肯定是我情動時給她種下的草莓。


   想到這里,我心里竟然有些竊喜,把王妮兒給辦了,五萬塊就要到手! 要不我再抱著她睡一會,軟玉溫香在懷,就算是一會兒我要被她碎尸萬段也不虧。


   可我的手還沒碰到王妮兒,我眼前就浮現了今天下午時芹兒看著我那一副嗔怒的樣子。


   我得趕緊去哄哄芹兒了,現在我生怕芹兒一生氣同意了 村長給介紹的婚事去。


   屋子里沒開燈,昏暗暗的,我循視了一圈,愣是沒找到我的內褲。


   躡手躡腳的下了床,這才看到床底下散落的一地衣服,而我的內褲上,也正搭著一條很小的黑色性感的小內褲。


   我用兩個指尖捏起來看了看,咦,這想必是王妮兒為了村醫特意穿上的,整個內褲才巴掌大點,除了兜那一塊地兒,其他的都沒什么布料。


   今天下午王妮兒那么著急,我竟然都沒有發現。


   我把這小內褲放在了床邊,又把散落的衣服收拾了起來,就趕緊穿上衣服走了。


   我剛出門,正好碰上村長要進門,而他的身后,跟著一個男人。


   這男人白白凈凈,微微有些啤酒肚,看長相也確實算得上儀表堂堂,可是長的還行,卻不代表人品也行。


   這不是村長家那個侄子嗎? 看起來他們這是在商量跟芹兒結婚的事呢! 芹兒她爹一向都比較倔強,如果是芹兒自己不想嫁給村長侄兒,那她爹絕不會答應。


   再加上村長拿幫芹兒她爹開店的事作為籌碼,芹兒她爹更是鐵了心。


   不行,我得趕緊去看一看芹兒。


   可是我也不想跟他們打照面,這小子從小我們就沒有什么好印象,如果讓他知道了,我如今再給他表姐借種,那豈不是要被他笑死,還要被他傳的人盡皆知了。


   我趕緊跑到村長家屋后,從院墻里翻出去。


   我火急火燎跑到芹兒家,可是沒想到芹兒根本就不在家,她家里只有她爹一個人。


   這傻丫頭,會去哪兒呢? 我正準備轉身離開,芹兒她爹就叫住了我。


   憨娃子,以后你沒事就別老來找俺家芹兒了,俺家芹兒都是有婚約了人了,你大小子一個,傳出去對她也不好。


   我知道,肯定是剛才村長帶著他的侄子過來,都已經商量妥當了。


   我回頭就看到芹兒她爹一臉愧疚的低著頭,有一搭沒一搭的抽著旱煙袋。


   叔,你這老煙葉不好抽,趕明兒俺給你卷一袋新的。


   說完我就笑呵呵的轉身離開了。


   可是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就是笑不出來。


   我只是表面上裝作毫不在意,可其實心里卻很難受。


   我也只是不想讓芹兒她爹覺得我是一個胡攪蠻纏的人,一直糾纏著芹兒不放。


   不然他就該厭惡我了。


   可瞧這樣子,芹兒難不成真的要嫁給村長他侄子了? 我這心里跟堵了一塊大石頭似的,壓的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我一定要阻止他們這場婚姻,村長家那侄子什么人我的心里從小都跟明鏡似的,就算芹兒嫁不了我,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


   這件事,還是得拜托王妮兒了。


   我剛走到家門口,就聽到屋子里有人在說說笑笑的。


   我有些納悶,我家都已經算是村子里最窮苦的人家了, 嬸子又有病在身,平日里誰也沒往我家跑,今天咋還有人來呢? 我一進屋子,就看到芹兒正坐在那里跟嬸子有說有笑的。


   芹兒,你咋在俺家呢?我很詫異。


   芹兒翻了個白眼,咋啦,就那王妮兒能來,我就來不得了。


   哎呀,芹兒,你明知道俺不是那個意思嘛!我見芹兒不快,就趕忙解釋。


   一聽芹兒提到王妮兒,我有些心虛。


   嬸子,這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家吃飯了,等我閑著沒事了,我再來給您解悶。


   芹兒說完之后就站起來走了。


   走到我身邊的時候,還瞪了我一眼。


   我看了一眼嬸子,發現嬸子正在用很曖昧的眼神看著我,還對我示意讓我趕緊追出去。


   嬸子是看著我跟芹兒長大的,我們倆的事,她都知道,也一直都很贊同。


   芹兒,芹兒――眼見她要走,我就趕忙追了出去。


   可芹兒走的路,卻并不是回她家的路。


   芹兒,你這是要往哪去呀,天都這么晚了。


   我一路喊著可她也不理我,我只好一直跟著她。


   我家住的地方原本就已經是村子里最后面了,房子后就是村子里的后山了。


   可這么晚了,芹兒卻一直朝著后山過去。


   終于走到山腳的地方,芹兒停了下來。


   二憨哥,你跟我說,你是不是喜歡上王妮兒了?芹兒嗔怪。


   你這說的什么話?芹兒,俺這心里從小到大就只裝了你一個人,難道你還不清楚嗎? 我跟芹兒從小一起長大,原本我從小就喜歡她的。


   那你咋還那么護著那王妮兒?今天下午不過中暑了還這么擔心她? 我一聽就知道,芹兒這是吃味了才不高興了。


   你快說,你們倆有什么事瞞著我吧?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5493330.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8710863.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4905723.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6502217.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3317023.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3570932.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1357072.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2387304.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4936728.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1432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