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 母 鴨 露 奶

薑 母 鴨 露 奶 薑 母 鴨 露 奶 48349瀏覽 32424評論 收藏


老張今年五十五歲,老婆走得早,兒女都在外地工作,老張便在縣里找了個小區保安的工作干著。

  昨夜值班的時候,老張在保安室的監控錄像里恰巧看到了小區女戶主 劉凝雪偷情的景象。

  心懷不軌的老張將其錄了下來,苦苦熬了一宿之后老張就登門拜訪去了。

  按響了門鈴,老張等了良久,大門才被打了開來。

  只見劉凝雪站在門內面容惺忪,揉著朦朧睡眼 看著老張。

  老張看著劉凝雪白皙貌美的面容,心中不禁暗嘆一聲道:這娘兒們真好看。

  隨即目光立馬往下打量,看見劉凝雪那被一襲紫色薄紗長裙睡衣包裹著的玲瓏有致的身軀。

  而且她好像沒有穿內衣,身前略微有些松垮,但是卻挺拔碩大的驚人,身裙在朦朧的紗裙下若隱若現。

  還有裙擺下那一雙纖細雪白的小腿和那染著紅色指甲油的可愛腳趾頭。

  老張的神情變得有些垂涎欲滴起來,忍不住就伸手假意拍了拍劉凝雪滑膩纖細的手臂。

  劉凝雪醒了醒神,似乎察覺到了老張那赤裸裸的目光。

  一雙纖纖玉臂立馬環抱在身前,語氣微冷道:“老張,大早上的跑到我家來干嘛?”老張嘿嘿 一笑,往門內走了一步。

  神情自然的 說道:“小劉啊,不請我進去坐坐嗎?”劉凝雪面露難色道:“家里就我一個女人家,不太方便。

  ”老張憨憨一笑,突然一把抓住劉凝雪的小手輕輕撫摸起來道:“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的年紀都跟你爸一個歲數了,怕什么呀!”劉凝雪連忙抽回手掌,老張卻繼續說道:“我把小劉你呀,就當女兒一樣看待的,你不用想那么多。

  ”一邊說著,老張的手臂還迅速挽上了劉凝雪的雪白肩頭。

  劉凝雪神色難看的連忙往后退了兩步,冷聲怒斥道:“你個老流氓,你趕緊給我走,別碰我!”老張當即從口袋里掏出手機道:“其實我這次來是專門給你看個 視頻的。

  ”說著,老張點開了視頻。

  屏幕內立馬出現了劉凝雪和一個陌生男子在電梯里激情親吻的畫面。

  劉凝雪看見畫面的一刻,神色都呆滯了。

  老張立馬上前,一把摟住了劉凝雪柔若無骨的小腰,還順手關上了房門。

  劉凝雪被老張摟住之后,立馬醒過神來,看著老張那黝黑粗糙的 大手,劉凝雪神色十分難看,輕輕扭動身子想要掙脫開來。

  但老張卻沒給她掙脫開來的機會,輕輕用手掌摩挲著劉凝雪的小腰和后背。

  劉凝雪的身子微微顫抖著,連帶著身前的聳立也抖動了起來。

  老張眼睛一下子看直了,另一只粗糙的大手不自覺的往劉凝雪的挺拔所在抓來。

  眼看老張就要觸碰到了,但劉凝雪突然一把抓住了老張的大手,低聲哀求道:“老…..老張,別……別這樣,我求你,求求你了,我可以給你錢!”老張故作輕松的說道:“如果我要錢的話,那我還是找你老公要去吧。

  ”“別….別找他。

  ”說著,劉凝雪松開了手,雙目緊閉了起來,一行清淚從眼角流出。

  老張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大手繼續往那抖動聳立之處攀去。

  手中那滑膩柔軟的觸感,令老張欲罷不能。

  劉凝雪身前的挺立,老張一只手掌還無法完全覆蓋住。

  輕輕揉搓著那碩大的挺拔,老張頓覺口干舌燥了起來。

  雙眼貪婪的看向了劉凝雪那粉嫩的櫻桃小嘴。

  老張猥瑣一笑,露出了黃咧咧的牙齒。

  嘴巴往劉凝雪的櫻桃小嘴靠去。

  粗喘的呼吸聲逐漸靠近,劉凝雪也察覺到了異常。

  本來緊閉的雙眸陡然睜開,一下子就看見了老張那距離她不過幾厘米的大嘴。

  老張那發黃的牙齒和帶著濃烈氣味的口氣,劉凝雪感覺惡心到了極點。

  這個年紀足夠當她爸爸的人竟然想要占有她,想到這里,劉凝雪感覺無法忍受了。

  雙手爆發出了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將老張推了開來。

  “夠了,你太得寸進尺了,你都一把年紀了,怎么可以做這么不要臉的事!”劉凝雪憤怒的大吼道,俏麗的小臉漲得通紅的。

  老張呆滯了片刻,他有些不明白原本已經屈服的劉凝雪怎么突然變卦了。

  “你不怕我把視頻給你老公看看?”老張回過神來說道。

  劉凝雪再次沉默了,頭顱低垂了下來。

  她知道她老公看了視頻后,她會有什么樣的結果。

  劉凝雪很害怕,但老張的要求也有些超出了她承受的范圍。

  見到劉凝雪重新冷靜了下來,老張緩緩走上前,一把將劉凝雪攔腰抱起,走到了客廳的長形沙發上放了下來。

  老張上下掃視著玉體橫陳在自己面前的劉凝雪。

  兩雙手掌輕輕撫摸著劉凝雪那白若凝脂的小腿,美妙的觸感從指尖傳入心頭。

  “小劉,放心吧,你 張叔只要一次就夠了,完事后就互不相欠,我保證你老公這輩子也不會知道的。

  ”老張的嘴巴緊貼著劉凝雪耳朵說道。

  說罷,老張在劉凝雪紅通通的耳朵邊輕輕吹了一口氣。

  劉凝雪身子輕輕一顫,牙齒死死咬住了下嘴唇。

  老張的大手從劉凝雪的小腿緩緩往上撫摸著,最后在劉凝雪平坦光滑的身軀上游走了起來。

  看著劉凝雪紅撲撲的小臉,老張再也忍不住了。

  大嘴迅速往劉凝雪的唇瓣靠近過去。

  兩片唇瓣即將接觸的一刻,大門處突然傳來了一道異樣的聲音。

  似乎是有人在拿著鑰匙開門。

  老張心神一顫,連忙起身,將劉凝雪的身子從沙發上拉了起來。

  正當兩人在沙發上剛剛坐好,大門突然被打開。

  一個西裝男子從門外走了進來。

  “凝雪,家里來客人了?”西裝男子神色有些疲憊,疑惑的問道。

  劉凝雪連忙起身,神色異樣,連忙說道:“漢……漢文,你怎么回來了?”這個西裝男子正是劉凝雪的老公, 陳漢文

  老張也當即起身,笑著道:“小陳,你出差回來了啊!”“張叔,原來是你啊,怎么想起到我家來了?”陳漢文疑惑的問道。

  他也是認識老張的,小區的保安,出入總會打幾聲招呼。

  老張憨憨一笑,神色自如解釋道:“這不是最近小區里的陌生面孔比較多,物業那邊讓我們走訪一下,提醒住戶們加強防盜意識。

  ”陳漢文釋然,但看著劉凝雪有些不正常的臉色。

  當即關切的問道:“凝雪,你臉色不對勁啊,是不是感冒了?”劉凝雪連連擺手道:“沒…….沒事,你累了這么多天,趕緊歇會兒吧。

  ”陳漢文笑著擺擺手,示意不用。

  他的目光掃視了一下空空如也的茶幾,當即笑嗔道:“張叔也是客人,來家里怎么不知道泡杯茶呢。

  ”說著,陳漢文便往廚房走去。

  劉凝雪惡狠狠的瞪著老張,用目光示意老張離去。

  老張嘿嘿一笑,毫不在意,手臂輕輕抬起,在劉凝雪光滑的脊背上撫摸了起來。

  當著她老公的面做這種事情,實在太刺激了。

  老張更加興奮了起來。

  但劉凝雪內心卻害怕極了,一下子就起身走到了沙發另一側坐了下來。

  看著劉凝雪如此不知好歹的舉動,老張冷笑了一下。

  “來,張叔,喝茶。

  ”陳漢文泡好茶水放在茶幾上,客氣的說道。

  老張擺擺手道:“不急,漢文,給你看段視頻,這是物業那邊的要求,關于防盜安全隱患。

  ”說著,老張就要掏出手機。

  “沒事的,張叔,我都已經看過了,我給漢文說說就行了,你不是還要去下一家?”劉凝雪神色緊張的,連忙阻止道。

  劉凝雪心里害怕極了。

  老張卻說道:“這安全意識不是一個人的事兒,每個人都要注重的。

  ”陳漢文也點點頭道:“張叔說的是,我看看。

  ”說著,老張就點開了一個視頻給陳漢文放了起來。

  視頻放出來的一刻,劉凝雪松了一口氣。

  老張放的的確是關于防盜的視頻,不過她知道老張這是什么意思,強烈的威脅包裹了她。

  劉凝雪緩緩起身,重新坐到了老張的旁邊。

  兩具身軀距離的很近,都要靠在了一起似的。

  趁著陳漢文看視頻的當頭,老張在身后的右手緩緩挪動了起來。

  輕輕摸上了劉凝雪那一片豐滿的挺翹。

  在陳漢文的面前,老張大膽的玩弄著他的老婆劉凝雪。

  此刻的老張感覺整個人到達了人生巔峰一般。

  那手掌傳來的美妙觸感也在刺激著老張興奮的內心。

  揉捏了一陣后,老張的手掌往上攀去。

  因為陳漢文所坐的位置,劉凝雪身子右側是他的視角盲區。

  老張的手臂環繞著劉凝雪的背部,手掌一下子握住了她右側的挺立。

  指尖輕輕撥弄著劉凝雪身前那晶瑩的米粒之物。

  強烈的刺激之下,劉凝雪不禁發出了一聲悶哼。

  但專注于看視頻的陳漢文絲毫沒有察覺。

  老張所放的視頻不過兩分鐘,很快陳漢文便看完了。

  抬起頭來的陳漢文看劉凝雪的臉蛋更加紅潤了起來,口中也有些干燥了起來。

  盡管是老夫老妻了,但劉凝雪此刻的容顏十分勾人心魄。

  “張叔,我們會重視的,既然你還要去下一家,我就不耽誤你時間了。

  ”陳漢文下了逐客令。

  看著陳漢文眼里閃動的光芒,老張瞬時明白了。

  敢情這家伙也忍不住了。

  站在大門口,沒過一會兒,老張便隱約聽到了房內傳來陣陣放縱的聲音。

  ‘這個陳漢文還真是好命,不過過不了多久,我也能聽見這美妙聲音…R(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30;。

  ’想到這里,老張的腹部傳來了一陣火熱的感覺。

  …….距離上次去找劉凝雪之后已經過了四天了,這幾天老張值班的時候沒有一次看見劉凝雪出沒。

  難不成這丫頭故意躲著自己.?老張心中暗暗想道。

  但他又不敢再像上次明目張膽的去找她了,因為這段時間陳漢文也一直在家中。

  正當老張沉浸在上次與劉凝雪親密接觸的舒爽之時,一道倩麗的身影從大門口走過。

  老張定睛一看,這不是劉凝雪么?老張快步追了出去,在劉凝雪身后喊道:“小劉,我有事找你!”只見劉凝雪身子一顫,面容苦澀的轉過頭去。

  看著老張一臉笑意的看著她,劉凝雪便感覺一陣惡寒從心頭涌出。

  “你到底想干什么?”劉凝雪冰冷的說道。

  老張憨笑道:“上次的交易可還沒結束呢,咱們不應該找個時間,好好深入交流一下嗎?”劉凝雪看著老張貪婪的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氣。

   網友求助:我26歲結婚,結婚后 幾個月就有孩子了,現在 32歲

  從懷上孩子到現在老公和我就沒什么 性生活,結婚 6年,加起來總共還 不到十次。

  以前兩地分居,應該小別勝新婚,但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他也不碰我。

  現在在一起了還是一樣,我 就這樣守活寡守了六年。

  我還年輕,難道我一輩子的性福就這樣結束了?為這個事,我跟他談過幾次,他總說會改,但還是老樣子。

  我認為沒有性的婚姻是不完整的,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紅杏出墻我是做不出來的,我該離婚嗎?李老師回復:你好,謝謝你的信任!32歲,年輕、鮮活的 身體,6年性生活加起來不到十次,典型的無性婚姻。

  一個饑渴難耐,一個無欲無求,你受委屈了,很理解你的苦衷。

  感情、經濟、性是婚姻和諧最重要的三要素,除了無性,其他兩個方面一定還值得你珍惜,也正因為這兩個要素還值得你珍惜,你才糾結在離與不離之間,否則你很難堅守六年。

  6年與丈夫親熱不到十次 該離婚嗎 男人無性,一種是愛而不能,一種是能而不愛。

  愛而不能就是想做但做不了,比如性功能障礙。

  能而不愛,就是能做但不做,比如同性戀、 外遇(少數男人外遇后會因為所謂的愛為女人守身,多數不會)等。

  到底屬于什么情況,需要你去和他溝通,他不愿意溝通你只能慢慢去觀察,去發現。

  找到原因才好對癥處理。

  建議先“逼”他改變,他不該自私到只顧自己不履行丈夫義務。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